yun.fan
用文字表达自己,填充自己,武装自己
Thank Hexo && Fluid && Coding

逛博客喜欢看『about』关于的页面,别人一个个都有着传奇的故事,而我这里入目尽是荒凉。为了不虚(尽量)别人的到此一游,所以决定写点什么。

关于自己

堂堂七尺男儿,爱好女,遇美人无数,成入幕之宾寥寥,做裙下之臣良机难寻。80后资深北漂,尽是他乡之客,关山难越,囊中之物不至羞涩但难有立足之地,也不想半生为房奴。而立之年,却已两鬓霜花,随时准备解甲归田,封金挂印,颐养天年。

生于偏远的小山村,这个真的是名副其实的山村,门前屋后都是山,一眼望不到尽头,层峦叠嶂,有时候早上起来,烟雾缭绕,堪比仙境,和他的名字云蒙山(和北京的云蒙山是同名不同命,英雄不问出处,难)十分契合。

关于求学

小时候自然而然的学习好,爸妈也从来没费心,那个时代大抵都如此。一路走来,从小学的几个人到高中的几百人,学习好已经被人流稀释,不再那么突出,但是父老乡亲却不知道。万幸盛名的压力,成了动力,高考超常发挥,成了我们班级唯一一个上一本线的人,平时5678名,一举夺魁,真是十年寒窗无人问,一举成名全村知,也成了我们村唯一一个大学生(也许现在还是)。当时的高考喜报破天荒的贴到了我们云蒙山山沟沟的纪念碑上,真是出尽了风头。

高考完,还有n个小插曲,这里说一个。因为上了一本线,学校会奖励三千块钱。但是并不是学校直接给,而是分到了各个事业单位,让你去那里领钱,结果把我分到了残联办,我去领钱的时候,人家说这里领钱需要残疾证。当时应该是其中的一个工作人员随口说了下去找县政府,我就去了,找到了县长,给那边打电话了,等我第二次去残联办的时候,那人给了,尽管一脸不高兴,还说本事挺大,还找到县长。当时真的是年少无知,初生牛犊不怕虎。说这个并不是说现在就怕,只是当时一往无前,心中无忐忑,致敬年少轻狂的自己。

考上了大学后,几度想放弃,自己和家里人其实都有这想法。因为我知道家里穷,爸妈他们一直以为并坚信的一个观点:就是大学毕业找工作需要后面有人,不然上了也白上。最后不知道是我没有放弃还是爸妈支持,带上了几乎家里所有的积蓄,独自一人去了西安,也是第一次去西安,踏上了大学之路。

如果当时我放弃了,不知道现在是怎样的一番模样,我会后悔么?

大学之路总体来说,平平凡凡,偶有轰轰烈烈。

大一规规矩矩的埋头学习,经常上课坐在前排,本身大一就要求每天上晚自习,出入图书馆,看了好多书,当时特别喜欢鲁迅的书,觉得他的文字看似平淡无奇,写的零碎小事,却深入骨髓,刀刀见血。也看了一些小说。

到了大二,发现努力学习并没什么卵用,当时班级30多个人,按照姓氏排学号,我是倒数第二个。而我的学习成绩的排名,和学号的排名差不多,班级的17个女生,除了一两个之外别的都名列前茅,让我望尘莫及,以至于没进大学校门之前学习好的我,大学没有得过成绩相关的奖学金,中间还挂了一门大学物理(很有可能是我旷课被点名了,因为当时成绩是59分,这有很大嫌疑就是整我)。

当时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魄力,家里要钱买了一个台式机电脑,可能是因为班级好多人都买了吧。从此就开始涉足互联网。也开始游戏人间,这里的游戏并不是当时大学同学们沉迷的魔兽世界和刀塔,而是和同学们鬼混。也算是大学当时的一个转型,不在默默闭门造车,而是尝试更多的和外界交流,让内向的我敢于表达自己,表现自己。这个转型算是小有所成,当时班级里戏称“*魏子” “*千岁”,一时风光无两,声名鹊起(如有知情人士路过,请允许我使用夸张的手法,来满足这小小的虚荣),也享受了在大学舞台上被聚光灯照耀高光的荣耀。这也算为如今我的放荡不羁埋下伏笔。

大二还办了助学贷款,把大三大四的学费住宿费都解决了,后来伙食费有贫困补助,中间因为我老早就去公司见习,伙食费的卡里毕业还退了好多钱呢,上大学给家里带来的压力就小了很多。所以毕业后,虽然大学二流,专业三流,我从来都是感恩的,感谢母校的帮助,让我不至于太艰难地走完大学路。

关于工作

踏上了搬砖这条路,至今还顽强地战斗在一线,不知何日凯旋而还或者铩羽而归。对工作,暂时还不想说太多,一语以蔽之,有欢笑也有泪水,有付出也有收获。(原谅我说了一句废话。)

关于博客

虽然现在干上了it,天天和电脑朝夕相处。但我第一次见到电脑,那时候是台式机,是在高二,学校开了微机课,那时候上课对电脑很陌生也很敬畏,都不敢乱动,关机以为只需要关显示器。就听听歌,用的是千千静听吧,那线条随着节凑变换,伴着音乐起舞,第一首歌是SHE的《美丽新世界》,至今也尝尝回味。

早些年都开始折腾博客了,最开始用的忘记哪家的免费空间了,用的wordpress,当时感觉wp好强大,各种插件随便安装卸载,即插即用。当时也是会些php,想尝试去修改,但是根本摸不着东南西北。

后来用过openshift的免费主机,用过新浪的sae,还申请了新浪云中级开发者,可以免费得金豆,最后收费了,换了阿里云的虚拟主机,也自己买主机搭建过,后来知道了hexo,hugo,就把博客放到了github上。

本博客,yun.fan,因为放到github,国内访问比较慢,现在放在coding上,也是白嫖。域名心心念了一年多,最后便宜了一点,狠下心来花了几千大洋买下来了,当时犹豫,主要是续费有点贵,买是一锤子买卖,但是要养着的话,就得一年225续费,希望我能爱她久一点。

结语

逢人且说三分话,不可全抛一片心。有些故事没讲完,那就算了吧,有些话只适合深埋心里,有些话只可说于知音人。

            2020年11月秋 北京